第一章:冤家 - 绝色兵王在都市

第一章:冤家

夏日正午的临海市,天气格外炎热,整条大街上,除了搭了棚子的商户与树荫处,可以灼伤皮肤的阳光。 李笑却正在这个时候拖着一个破旧的拖车,从他的小平房里出来,大步朝外走。掉漆的木门被他随手带上,门上一块木牌被关门的力道带的框哐作响,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李笑诊所! 李笑从自己平房处的小巷拐出来看着外面亮的刺眼的大街,心里一阵后悔,昨儿个实在不应该睡那么晚,导致现在自己要被如此恐怖的烈阳暴晒,但是想着要办的事,只得轻叹一声,身子走到了阳光下。 被烈日炙烤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李笑抹了一把已经从自己刀削一般俊朗的脸上留下来的汗水,准备加快步子离去。 “叔叔!”旁边清脆的一声童音,让李笑止住了脚步。 李笑回头一望,路旁一家小店铺门口,一个粉妆玉琢梳着两个小辫的丫头,正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看着自己,小丫头大大的眼睛,饱满而又圆嘟嘟的小嘴巴,软软趴在额前的自然卷的头发,简直就是这夏日里面解人酷暑的清凉画面。 “小楠,怎么这么早?叫叔叔干嘛?”李笑笑眯眯的走了过去,摸摸小女孩肉肉的脸。 王月楠仰着头看着李笑,语气糯糯的说道:“妈妈让你中午过来吃饭,叔叔你这是去哪里啊?” 听到小女孩娇憨的声音,李笑忍不住单手把她抱起来亲了下,然后把她放下,蹲在她面前说道:“好,中午叔叔过来陪你玩,叔叔现在出去买东西,外面太热,就不带你了!你在家里乖乖的,好吗?” 王月楠懂事的点点头,对起身离开的李笑挥挥手,李笑走在阳光底下,看着还在那里朝自己挥手的小丫头,似乎感觉到天没那么热了,步子不知不觉轻快起来。 李笑的目的地是离着自己小平房三个街区外的一家药铺,当李笑走进药铺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药铺虽然很大,木质小格子隔出来层层叠叠的药柜码了足足三面墙,不过药铺里面此时却只有一个躺在靠椅上闭着眼睛睡觉的老头,如此菲比的药铺只要老头头顶上的一个吊扇在有气无力的挥动着。 李笑自来熟一般走到门边空调处直接把柜式空调按开,然后直接调到制冷十六度最高扫风,扇叶吹出来的凉风顿时让李笑舒服的闭上眼睛。 还没等他舒服够,耳边‘嘀’的一声响,瞬间又恢复到了闷热的温度,李笑不由得无奈的睁眼说道:“老孙头,你也太抠了吧,你这里这么多药材,这么热的天,你不怕给都热坏掉?” 孙老头慢吞吞的走回到自己的靠椅哪里,没好气的对李笑说道:“那是我的事,谁让你开空调了,不知道电费多贵吗?你小子来干嘛?” “来拿点药,这是药单!”李笑知道空调是吹不成了,只能先办正事。 老孙头接过药单,取了自己的老花镜瞄了两眼,抬眼瞅瞅李笑,然后从嘴里飙出一句:“这回不挂帐了吧!” 李笑把拖车放到一旁,搓着手笑着说:“老孙头,咱们什么关系,提什么钱不钱的,你看我之前给你做的几次推拿按摩,不也都没收你钱吗?你不也是夸我的手法比那些盲人按摩要强几百倍吗?再说我这药都不值钱,要不就只当跟我之前给你按摩的抵了!” “就知道你小子打得这心思!”老头把药单一抖,“这都第几回了?就给老头子我捣鼓了那么几下就值这么多药钱?臭小子你还真会说话!不过看在你小子算是孝敬我老人家的份上,自己去拿吧,老规矩,别偷拿,不然没下次!” 李笑顿时眉开眼笑,恭维着说道:“就知道您心疼我,夜里我再过来给您按一次,保证让您舒服!”说着接过药单,自己轻车熟路的进药房取药去了。 老孙头瞥了李笑一眼,靠到躺椅上接着睡他的觉去了。 李笑取了药,放到拖车上固定好,然后给老孙头打了声招呼准备离开。 老孙头躺在椅子上不睁眼的说了一句:“小子,你真打算在你那个小诊所窝一辈子?” 李笑嘴角带笑的看了老头一眼,没有说话就走了。 看看李笑的背影,老孙头轻叹一口气,继续睡觉。 回去的路似乎没有来时那么长,李笑淡笑着快步走在街上,老头没由来的话让自己也忍不住在想,自己以后究竟该干嘛? 但是很快李笑的思路被不远处的嘈杂吵骂声给打断了。 眼前熟悉的建筑立刻让李笑走了过去,这不就是王月楠家的面馆吗?谁在吵架? 挤开面前的几个人走到前门,结果看到一个干瘦驼背穿着背心短裤衩的光头男站在王月楠家面馆前对着里面叫嚣。 那男子犹如泼妇一般叉着腰,嘴里破口大骂着,张口闭口的就是要钱。 围观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一人出来阻止,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一边指指点点。 李笑面色不善,但也不能做什么,因为这是她的家事。 眼前这位驼背光头男叫王龙,是面馆老板林玉的前夫,几年前他们离婚时,法院不知道为何把王月楠判给了王龙,但是林玉知道自己丈夫的德行,尤其是他还沾染上了毒品,所以私下里跟王龙协议,每月支付一笔不菲的费用作为补偿,把女儿放到自己这里。 因为吸毒,本来够常人一个月花销的钱,在王龙手中只能维持十几天。所以他经常提前找林玉预支下个月的补偿款。 每次拿不到钱,王龙就会在门口打骂,让林玉做不成生意。最后林玉也只能妥协。 面馆里面一个面容姣好的青年妇女把幼小的王月楠护在身后,布满泪水的眼睛中很是无助。 好不容易等王龙叫嚣累了,林玉带着愤恨却又无力的声音这才响起:“你上个星期不是刚把下个月的拿走了吗?怎么今天又来了?你这又算什么?” 王龙趾高气昂的指着林玉的鼻子骂道:“老子过来拿钱你管那么多干嘛,你要是能把女儿这接下来十年的钱一次性给我,我屁话都不说马上就走,但是今天你要不给我,那就别怪我今天把女儿带走!” 看到这个重复多次的场景,李笑也只能无奈的叹口气,毕竟自己是一个外人。

下一篇   第二章:出手